果粒橙

【驷昔】光年之外1

  给阿驷的生贺

  ⭐ 哨向架空he

       哨兵南宫驷 向导叶忘昔

  ⭐ 私设很多

  ⭐ 文笔为零的创作且可能ooc不喜勿喷

  ⭐ 部分截取原文


关键词:哨向、阴差阳错、精神伴侣


【他们疯狂的爱着彼此】✔


我想给他们一个happy ending


1.


 


南宫驷是一个哨兵,联邦第三军团的团长。他现在面对着肩挎包裹即将入驻这里的叶忘昔十分无措,有些别扭的想要忍住自己的激动的心情克制自己不要像初次恋爱的大男生一样红脸又忍不住久别重逢的欢喜,面上露出笑来。


 


叶忘昔是南宫驷的女朋友,也是一个实力强悍的向导。这次南宫家送她到兵团,一方面是为了家族继承人南宫驷的精神疏导问题——南宫家的嫡系几乎全都精神力丰沛强大但存在世代遗传的精神力紊乱基因,他们的精神力不稳定,觉醒为哨兵后极容易进入狂化状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黏着两人的感情————自从南宫驷接任团长,这对好不容易确定关系、在一起了的情侣两地分隔已经有一段时日。


 


叶忘昔原本留在南宫家的私人军队“暗城”负责精神疏导,这次前来辅助南宫驷。


 


“你怎么会来?父亲都没告诉我一声。”南宫驷接下她的行李,提着有点重,却是背在肩上可以承受的那种,全是些必备的东西,正如叶忘昔给人的印象:目标明确身缠束缚,像一个负重飞行的鹰。


 


“家主特意让我不要告诉你,”说是你见了会开心……我也想给你一个惊喜。后半句叶忘昔没说,脸上有点发烫。


 


南宫驷猜到了父亲大概是用调笑逗趣的语气说“要把儿媳妇送到儿子那儿”云云,否则按叶忘昔的风格只会把父亲的话一五一十转述给他。想到这里,他对叶忘昔说:“我给你准备住处…不,不是…我们别在外面站,进去吧。”说着便不着痕迹地牵住了叶忘昔的右手,


 


“你跟我说说这些天过得怎么样”


 


“还好”她没有挣开跟着南宫驷向营地里走去。


 


 


南宫驷与叶忘昔的初识算是一场“英雄救美”。


 


那天天很黑,南宫驷独自走在路上,这位骄矜的少爷已经产生了自尊意识拒绝自家司机的专车接送,表示我自己走不需要。放学回家的这段路他走了很多遍熟悉得很,但今天多了点什么,一个黑影在发抖,人形、小只。


 


他“喂”“喂”的唤了几声并没有上前,心中保留着警惕,“你在干什么”“喂!”见人不说话,南宫驷向四周观察了一番没有发现其他可疑人物,就走上前去拍了拍人的肩膀,“你怎么了?”被拍的人似乎被吓到身体轻轻的颤了一下,转过头来,是一张布满泪痕的小姑娘的脸,即使很暗但仍然能辨别出秀气可爱。


 


“别不说话呀。”南宫驷好脾气的说道,这是他鲜有的耐心。


 


“我…我刚刚碰到鬼了…呜哇…好可怕。”


 


“世界上没有鬼,只是人们想象出来的,你居然怕鬼?”


 


“的确有的!我刚刚在路上走,路灯一下子照出来我有两个影子!一定是鬼来了,它跟着我,我走到哪儿那个多出来的影子就跟到哪儿…呜呜呜…太可怕了…”


 


南宫驷一下子呆愣了,半晌才道:“你,你怎么那么没用,连鬼都怕……”


 


“那可是鬼啊!”叶忘昔大哭道,“我要是连鬼都不怕了,我还怕什么?”


 


南宫驷:“别哭了。哪儿有鬼啊,这一定是月亮和路灯的光一起照着你才有两个影子。”


 


“…唔”叶忘昔呼了一口气“你说的,好像有道理。”但即使这么说,她还是有点打颤。


 


“那你回家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叶忘昔。”


 


南宫驷想起前几天父亲跟他提过的老朋友的养女,好像也叫……叶忘昔?


 


“你不会还有个义父叫徐霜林吧?”


 


“你怎么知道?”


 


“……”


 


南宫驷为这巧合失笑。他向她表明身份,解释了来龙去脉。在送叶忘昔回徐霜林住处的路上,她还是不敢走动,一直绕着灯光走,走走停停还带哭。


 


南宫驷停下来转过身看她。


 


“……你们女孩子怎么都这么没用。”


 


“那我也想有用啊!”漂亮的小姑娘哭嚷着,委屈地连鼻涕都流下来了,“谁愿意拖你后腿,可你走的那么快,你都不等等我……我……我就是怕鬼啊……”说完就害怕的蹲下双臂环抱膝盖。


 


“呃……”


 


南宫驷后来没有办法,只得蹲在她旁边,也不会哄人,就那么呆呆看着她哭,叶忘昔的眼泪扑簌扑簌直往下掉。


 


哭着哭着,哽咽道:“你看什么?”


 


“……我看你什么时候哭完啊。”


 


“……”


 


“等你哭完,一起走吧,谁让你这么弱。”南宫驷叹气道,抬起手,弹了一下小女孩白皙的额头,“跟着我吧,我保护你。”


 


在南宫驷后来的回忆中,那个时候的叶忘昔,是一个小女孩,青涩,稚嫩,脸颊红扑扑的,睫毛很长,很柔美甜蜜的长相。不知道为什么,事隔经年,连她当时哭着跟自己说有鬼时睫毛轻颤的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


未完待续


 


 


【徐文祖王黎】融

⭐水仙,有che

我流徐文祖,我流王黎,ooc在所难免;

⭐私设此时王黎还没有前世记忆和名字,sunny只是好友;

⭐文笔垃圾,不喜勿喷,全文jianpinglun




徐文祖打开密封圈,用两指提起保鲜盒的一个角,向地狱使者展示,“要来一口吗?”大而无神的眼睛看着王黎,深邃的五官在一闪一灭的灯光下模糊不清。




王黎看了眼盒子——软揭盖已经打开,里面盛放着血红的肉块,在盒底铺了一层。因为加了香油和酱料,搅拌好的肉块比较黏。




不知是光线还是地狱使者的心理原因,那盒肉并不像他平时逛超市时候见到的生肉,鲜美、健康,而是呈现暗红色,让王黎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并不想吃】




所以他开口道:“徐先生吃吧。”摸了摸自己手中的黑色帽子,有些尴尬的开口“这几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肚子不舒服,再吃生拌肉的话会更惨的。”




“是吗?”徐文祖慢慢的开口,然后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看来,我只能一个人享受美味了。”将肉放进嘴里之后,他还是盯着王黎。




看着徐文祖若无其事的咀嚼,王黎开始疑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考试院内寂静无声,像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与客厅联结的厨房面积很小,冰箱、橱柜一堆就显得几分拥挤。




像是被拘束在狭窄的方盒子,让王黎感到憋闷。




每一点细节都被放大。




徐文祖喉结微动,咽下了肉,晃晃闪闪的光晕打在冷白皮肤上,用它的廉价给这尊邪神镀了一层蜡。他的五官更加立体。徐文祖乌黑的眸子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使者放在帽子上的手,嘴角扯起一抹笑容,重新专注地盯着地狱使者。




“使者先生看来还是十分紧张呢。”




“不过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游戏,可以让使者先生放松一下”




“触碰到皮肤就可以得知那个人前世的使者先生,为什么看不到我的前世呢?”




“是使者先生告诉我的不是吗?与人交往,只能整日戴着手套以免见到人类前世今生的纠葛,亲昵的动作也要心存顾忌;避世绝尘,就要忍受孤独,体验着满心都是使命都是工作,将自己淹没进重复而又机制的循环,漠然的看着人类的罪恶与卑劣的侥幸,近似神明地完成送人进入天堂或者地狱的任务,就像站在狂风大作、漫天都飘着雪花的荒原上,听啊,风吹着呢。看,雪那么大,那么美!那种孤单又灿烂的,美妙的冬日,就是我们。”




徐文祖仿佛忽然化身成为慷慨的吟游诗人,面孔带着克制的喜悦。徐文祖知道他们存在一些本质的相似——对生命冷酷的同时也不断的追求,打造,雀跃的欣赏。




可没想到王黎听完不认同地说:“不是冬日。”




徐文祖愣了一下,捋了捋额前过长的卷发,眼睛瞅着地狱使者,“什么?”




王黎再次重复:“不是冬天。”他顿了一下,“春。”他咬了咬下唇似乎有些苦恼的想要将脑海里的认知最为准确的说出来,来反驳徐文祖。“春。并不都是白色的,是雪过后,太阳暖化冰雪的初春。”






徐文祖挑了挑眉。




“好吧。或许你会觉得很可笑。我承认我们都是经历过包裹的能将人窒息的孤独的人,神因为我生前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抹去了我的记忆,名字这种东西怎么能算是不重要呢?比如我当时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产生一种没来由的惊慌,不是因为我们一模一样的长相,是因为对于我本身存在的意义产生了迷茫。”




直视着徐文祖眼睛,王黎真诚地说:“从事着相似的‘工作’,我们都记录死亡。你拥有从来到这世界上就开始的记忆,每天都有人呼喊你的名字,你的身份很多,是患者的牙医、304的房客、未知的连环杀人犯、考试院的主谋;而我是地狱使者,一个前尘尽忘的人。”




“轮胎碾过都有印记,我却时常不得不使用地狱使者的能力,擦掉自己。”




“可是我现在已经领悟。这样的结果是我因果倒置了。因为孤独,才将这种情绪施加在每件事上。事实上,‘我存在世界上的’,这个确认,是要自己争取。我与鬼怪发生了友情,与鬼怪新娘还有德华、sunny产生了深厚的联系。”




“忽然地、温暖的,就感觉到了春。像绿叶挣扎着生存,即使冬天的寒冷还没有散。”




“春?”徐文祖听了这个描述睁大了眼睛,“亲爱的,这个词语不太适合我。”他又露出了完美的假笑,十分亲热的表达自己的疑问。




“可你不还是在追求燃烧吗?”地狱使者伸出手,比划了一个烟花绽放的手势,“在剥夺他人生命时指尖跳跃的火花,有一种燃烧的感觉。生命流逝的绚烂瑰丽,对你来说是很美妙的事。”




徐文祖听了有些吃惊的同时笑意触及眼底,“该说不愧是使者先生吗?”,他猛的靠近王黎,相貌分毫不差的两张脸间挨得极近,彼此鼻尖都快要抵上了。王黎感觉到徐文祖呼出的带着热气。暧昧又危险的距离。“这么了解我。”




“不过使者先生不好奇我想要和你玩的游戏,是什么吗?”尾调上扬,听得出声音主人轻快的情绪。王黎感觉到徐文祖的声音带起自己脸部肌肤的小幅度震动,像是蚂蚁经过,使得那片皮肤有些发痒,也让自己心口发痒;又像是蝴蝶翩然落下一吻,让人心中充满朦胧的甜蜜。




徐文祖的右手指缱绻地划过王黎面部曲线,左手则冷酷地捉住眼前人的喉结。是一种势在必得的傲慢和威胁。他玫瑰色的唇贴近王黎的耳朵,“使者先生,为什么会这么了解我?”




“我有了一点猜测”




“不过现在说出来,很不符合氛围”




【这是病态的】




“所以请先和我继续吧”




【是背德的】




——————————————————————







——————————————————————

受记忆困扰的地狱使者祈求神明,却得到了去异世界的指示。

“他是我的精神碎片?”

“是的

   在恢复记忆前,完整的灵魂是必须。”

“那么,我们要融合,

    对吗?”

“是的

   你们是同一个灵魂

   在到达那个世界之后

   你们注定会相遇

   彼此本质的羁绊

   会告诉你们对方的一切”

“好。请送我去吧。”







戴上眼镜的老李平添斯文气。
苍白的皮肤,微翘的卷发,眼窝深陷,微微低头轻笑让人心痒痒,只觉整个面容忽的生动起来;
用无辜眼神看人的时候,却又透漏出危险的气息,迷人又心悸。
脑了徐医生跟学生仔尹兔谈恋爱,兔沉迷其中但徐医生只是玩玩。分手后才发现自己也陷入了这场狩猎游戏,而恋人已被伤透了心无论徐医生使出多少浪漫手段都不再回应。
“我爱你的时候你说什么都好,但我现在不爱你了,你算什么。”来自尹 铁了心 兔。

【瓶邪】《日》character.2

“今天我们来做水果拼盘。”我一边说一边调整角度,把摄像头对准桌上的食材。




【前排】




【前排+1】




【爆米花汽水欲购从速】




【来一份】




【 来一份+1】




我解释道:“桌上的材料有苹果,香蕉,草莓和芒果。"




“ 因为要保证食材的新鲜,我们现场切水果。先从芒果开始吧。”我拿起水果刀沿芒果测线滑了下去,“我们可以看见这是一个小台芒,现在把它切成两半,把核挑出来。”我说着,继续手上的动作。这次直播终于没有那么多事儿了,做水果拼盘还不简单吗?想到之前的双皮水和红豆怪,再看看今天做水果拼盘的步骤,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关哥,帽衫哥呢?┑( ̄Д  ̄)┍】




【对呀,今天的帽关也要发糖。】




【关哥你的腰还好吗?和帽衫哥一夜七次什么的......_(:з」∠)_】




【 啊......别......不要...唔,快停......】




【楼上好污。八果我喜欢(/▽\)】




【喜欢 ~\(≥▽≤)/~】




【喜欢 ~\(≥▽≤)/~】




【噗,我喝进去的水喷出来了(╯°Д°)╯︵ ┻━┻】




【呃,怎么把桌子扔出去了(ヘ・_・)ヘ┳━┳ 放好】




【我有强效去污剂拿走不谢】




【没人关心怎么做拼盘吗?被遗忘在角落里的芒果......】




【因为这里已经被帽关大军占据了233】




【帽关王道ヽ(TдT)ノ】




【王道!ヽ(TдT)ノ】




我看着屏幕上滚动的字幕,不禁感叹这些人的手速——消息快的让我眼花缭乱。只是切开了个芒果的工夫,屏幕已经被弹幕挤满了。




“接下来把核挑出来,用刀在果肉上横纵切几刀,注意把握力度,不要完全切开。”




【关根感受着身上男子的力度,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他灼热的手抚摸着,,内部被破开。但男子很会把握力度,关根虽难耐非常却在他的控制下未被完全弄开】




【这个方法我知道,用刀在其中一半上横竖交叉着将芒果分离,用手指顶着芒果皮轻轻一翻,在果皮上呈小块状,就可以直接食用。很方便吃】




【刚刚那个片段∑(っ°Д°;)っ】




【神解读】




【秀就一个字】




【啊哈哈那个认真回复如何切芒果容易得有点可怜】




【可怜+1】




【??这是在......用芒果比关根?】




【可以,芒果根】




【 !】




【 靠你发明了一个新物种叫“芒果根”】




【 芒果根233】




【 芒果根233】




【 芒果gay】




【 芒果根】




【说芒果gay的那个你是魔鬼吗?】




【居然还能这么玩儿,在下佩服】




【秀,蒂花之秀】




【关哥也很秀做的甜品让我回味无穷】




【确实是回味无穷】




【下雨天】




【双皮水:瑟瑟发抖】




【双皮水:被遗忘在角落里】




【红豆怪 :哭晕在厕所_:(´□`」 ∠):_】




【听说下雨天双皮水和红豆怪更配哦】




【哈哈,楼上有神同步】




我看了眼弹幕,发现他们居然在讨论之前的双皮水和红豆怪,感觉弹幕还挺有意思的,就顺口调侃了句:“还有五星级甜品师为您当场献丑。”




【当场献丑是什么鬼】




【关哥又调皮了233




【笑到手机也拿不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把我的瓜子都笑掉了】




【o(*≥▽≤)ツ┏━┓[拍桌狂笑!]o(*·▽·)ツ ━┓[擦,拍断了]笑容逐渐凝固】



【瓶邪】《日》character.1

Chapter 1




我叫吴邪,性别男,身高1米81,爱好美食,大学在读。









出于对制作甜品的喜爱,我成为了一名美食直播up主,在b站上开直播做甜品。因为手苏,我也吸引到了不少粉丝,做甜品的时候,弹幕里都有很多“手好看”“超苏”“爱了爱了”之类的言论。虽然我手确实不错,但甜品是主题,不能喧宾夺主,所以我一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力图将甜品做得符合大众期待。








事与愿违。前几次直播中出了点小差错,然后,我,吴邪,喜提双皮水和红豆怪,还有一群褪去温驯表象露出腐女本质的粉丝……更让人头疼的不止这些,小哥最近也怪怪的,这个怪,不是诡异的怪,也不是让人反感的怪,就是让我心里有些烦躁但莫名其妙的怪。 比如说全神贯注的看了场球赛后,忽然望进闷油瓶同样全神贯注深沉凝视我的眼神;比如洗完澡后只在腰处围一条浴巾在房里晃悠,不小心撞到小哥以后,小哥反应很大,他急忙让开,低下头不看我;再比如有一次,我和胖子逼问他手机里存的照片都是谁的,当然主要是胖子在逼问,我就当辅助,毕竟胖爷刨家底的战斗力我一向是自愧不如的。估计是和美女友好交流的次数多了,胖子打听事情的套路愈发熟练。








但当胖子说了一大段话后,小哥不说话,只淡淡一笑。胖子当时就被刺激到了,好啊,小哥都有暗恋对象了还不让我看看长啥样儿,哥几个可也是单着呢,连单相思的对象也没有。你倒好,长得好看,人姑娘肯定喜欢,这是要脱单抛弃基友的节奏啊。边说边玩笑似得推了小哥的左胸一下,小哥被推后看着胖子的眼睛说:“别推。”我看着小哥,没想到小哥下一句话让我一阵混乱——“里面有人。” 我受到了了冲击。???刚刚发生了什么?小哥在说情话?我是不是听错了?








小哥平时高冷的一个人,也会这么说?不是我大惊小怪,只是小哥平时给我留下的印象都是淡漠高冷,尤其“心里有人”这类的情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跟奥特曼接吻小怪兽一样让人吃惊。我还记得小哥那个时候认真的表情,而且他的眼睛在说这话的时候看向了我。那时我心里涌起莫名的情绪,似乎被小火苗燎了一下,又感觉到不知缘何而起的苦涩。不知道是谁家妹子让小哥这么惦记,手机里存满了她的照片,还偷学了土味情儿话……








不过我和小哥朝夕相处,并没有看见他对那个女生上心,难不成是异地的?诶(二声),忘了说了,我和小哥是合租室友住在同一个公寓,胖子另外在这附近找了房,不是来串门。我,小哥,胖子,是“铁三角”。另外碰上直播的时候,他俩就顺手帮我。








今天要直播,小哥不在,我要做的东西也简单,就收拾了一下桌面,准备开始。



【瓶邪】《日》室友瓶✘美食直播邪(借梗续写)(侵删)

文案:这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如题所示的故事(并不)




        这是吴邪和小哥开心做甜品且十分顺利的故事(大雾)




        这是一个一直让吴邪爆粗口的故事(正解)

















就是这个太太,大家可以去康康啊。这位太太写的瓶邪《操》是我的入坑文,大概一六年完结的。目前她的号被盗,《操》这篇文看不到了。我特喜欢这个故事,续写了两章,今年高三暑假写的。




我是个鸽子,这个估计会咕。(这个可能坑掉。)

【尹徐】美人鱼名场面(沙雕预警)

(进门,喘粗气)   

   尹徐爱好者,你好,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帮到你?   

   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我们是网友,我们不会怕,您请说。  

   我刚才,被尹徐饿死。

(战术后仰)   

   尹徐是哪一位?   

   不是哪一位,是尹黑兔和徐狐狸组的尹攻徐受cp!

(画,疯狂动物城)  


  不是动物,是人。

(画,沈巍赵云澜)   


 
  性别对了,但不是他俩。

(画,给我来个小和尚)   

 
  人呢?没毛的,它是韩剧同人。

(画,太阳的后裔,尹明珠徐大荣) 


   尹徐呀!他狱有没有看?就是那种前期白兔,后期黑化的俊秀年下攻和美貌变态斯文败类的牙医受,那种神经质作家和腹黑杀手的绝美爱情,明白吗? 

  明白了,你继续说。 

  它疯狂的引诱我,说它很香甜,试问谁不知道,然后把我钉死,就在lofter北极那一带,全部都是坑。粮很少,(比手势)那么少!坑直接放在那,篇幅那么短,太太开着车,然后直接焊死车门,然后我就吃粮,我就像人。

(右笑) 

  你在笑什么?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   

  我家cp粉躺平吃粮。

(左笑)  

  你又笑什么?    

  我家太太也产粮了。   

  你们的太太是同一人? 

  对,对(笑)

(调整)

  不是,是同一天产粮

(敲桌子)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对对(笑)

(猛敲)喂!!!  

  我们言归正传,那个,你刚才说的这个——尹徐,它香吗?   它不是香不香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尹宗佑前期鲜嫩可口当然后期也很可口,他黑化的时候真的年下狼狗攻气十足;徐文祖精致病娇玩养成最后被反杀,脖子流血也还要喊亲爱的实锤深情不悔受。遗憾的是那天房间太黑,没能看清我的cp做……

(又笑了) 

  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我cp官宣了。 

  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不如这样女士,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一有官方动静,第一时间通知你。 

  行,你们赶紧蹲守尹徐tag,好吗,很好吃的多拉一点人。

(开门出去,背后传来大笑)

(又开门看)  

  女士,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出去,大声笑,又进) 

  女士?    

【尹徐】再遇(1)

  结局徐文祖未死,尹宗佑同化白切黑,两情相悦设定


  高亮:尹宗佑攻徐文祖受


       


  ooc归我


  徐文祖站在那里,熨帖的西装勾勒出匀称的身材,皮肤苍白细腻,更衬如画眉眼。他盯着对面的便利店。


  沿他的视线看去便利店里一个高挑男子提着塑料袋站在收银台前。面容俊逸,看上去十分年轻。


  徐文祖看见收银员的嘴巴翕张,说了句话,而手提袋子的青年则有些苦恼的皱了一下眉,那微微皱眉的动作在他做来很是赏心悦目,混合着迷茫却暗藏暴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气质。


  是忘带钱了吗?徐文祖轻笑。亲爱的还是这么可爱。


  距离被亲爱的“杀死”,已经有一个月了呢。


  


  尹宗佑立在收银台前,听着收银小妹急切的解释。“先生实在是抱歉……”尹宗佑只剩下一张钞票,但是钱面额较大,又赶上便利店老板把钱拿去赌博,剩下的钱不够找零。


  店是老板娘开的,但她老公酗酒赌博,欠债不说还整日不见踪影,偶尔出现还是为了拿钱。


  看来,到处都不会少这些败类啊。尹宗佑听完,随即做出十分理解的样子叹了口气。


  “那我先打个欠条怎么样?毕竟我住的地方离这儿不远,每天上班的必经之地不是吗?”尹宗佑问到。


  那件事之后,他换了住处,去了别的地方上班。


  “嗯嗯。可以。谢谢哥哥的理解啊。”小姑娘拿出纸笔,“还真是让人烦恼啊。老板娘没办法摆脱那个男人,还有个十四岁大的孩子在上国中。要不是因为孩子……”


  尹宗佑嗯、哦地应和着,写下欠条,落笔字迹挺秀。


  收银员看着他写下的字,心中对尹宗佑的好感又添几分。这位先生真是善解人意啊,虽然每次注意到他都是在便利店前的路上,他总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模样。但遇到别人问路都会耐心回答,表情无奈但还是一如既往地做什么的。


  有次一位妇女被抢劫还是他十分冷静的安抚,还有条不紊地分析抢劫犯的逃亡路线,结果正如他所说。真是令警察也有些吃惊。


  潇洒细心,给人安全感。收银员看着尹宗佑,想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要是尹宗佑知道她在想什么,估计会十分无奈。如今,他的心里都被徐文祖那个变态占据了,而那个人却已经被自己亲手杀死了。


  忽然,尹宗佑感觉到了一道灼热且极其熟悉的目光,那种被危险猛兽盯上的感觉。


  是徐文祖!


  他猛地抬起头。对面街道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勾起嘴角。玫瑰色的唇吐露爱语,“被发现了呢, 亲爱的。”


  尹宗佑扔下笔,迈开长腿直直的向徐文祖奔去。


     


  


【尹徐】溺

徐文祖未死,尹宗佑同化,两情相悦设定








是🚗速非常快的🚗








ooc预警,直观描写预警








是尹攻徐受哦








Σ_(꒪ཀ꒪」∠)lofter又评比我所以只好
走评论